南京电子竞技员被纳入新职业

“电子竞技工作者”属于“自由职业”的范畴,教育部近日发布的相关通知中对此进行了明确。其实早在2019年4月,“电子竞技运营师”和“电子竞技员”就已经被人社部纳入了13个新职业。

SJG电子竞技俱乐部位于徐庄软件园行政楼,上周五,记者来到该俱乐部看到,3个百来平米的空间里,分布着俱乐部展厅、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yjblhs.com/,电竞三支战队的训练室、选手健身房、俱乐部运营人员办公室、行政办公室。“我们最近正打算搬家,计划搬到一个3000平方米的办公空间里。”俱乐部教练阚美童介绍。

成立于2018年的SJG电子竞技俱乐部有两年的参赛经历,现有英雄联盟、绝地求生、无畏契约3支省级游戏战队与14名职业电竞选手,在最近TGA英雄联盟省队赛中,他们取得了两连胜的成绩。光鲜的成绩背后,记者看到更多的是他们训练的辛苦。

一间2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,一张占据房间大部分的长条桌子上,面对面放着6台专业的电竞设备,选手操作设备的键盘敲击声、鼠标声与训练时的连麦声,从不间断,这是SJG 俱乐部无畏契约游戏的战队训练室。

此时是下午3点,正是他们每天的团队训练赛时间,“一局训练赛是半个小时,而整场训练赛打完是两个小时,每天我们都要进行三四个小时的团队训练赛。”阚美童介绍,这只是职业选手每天训练的一小部分。

俱乐部的职业选手每天的训练从早上10点半开始,“先进行半小时到一小时的体能锻炼。12:30-14:00是个人定向的基础巩固练习时间。接着会进行五六个小时的团队赛训练,之后进行复盘,结束就可以自由训练。”

“整体结束时间控制在晚上10点左右。一周只单休周日。放假与法定节假日一样,当然年假会多放一些。”一天将近12小时的工作时间,但被问起是否觉得训练很累时,SJG战队的职业选手零一显得很淡然:“习惯了,而且竞技选手就是这样,必须不断地训练,才能最后拿到冠军。”运动员如此,教练、运营等相关的工作人员工作时间几乎与此相同。

长时间的训练中,肌腱炎、腰痛、肩痛已经成为电竞选手的“职业病”。“我就有严重的腰痛,在比赛中也会对我产生一定影响。”曾获得2018年NECL全国冠军的前职业选手赵驹说。而现在,各个俱乐部也加强选手的体育锻炼,并且密切关注他们的身体状况。

提及电竞职业选手,“年入百万”的传说一直流传着。俱乐部负责人咸丰介绍,这只是少数顶级选手的情况。

“现在的行业标准工资,青训选手月薪大概是在4000-5000元,正式选手大概是在8000元以上。除了月薪以外,正式选手还有游戏直播收入、参加比赛奖金、商业赞助分成,整体这些收益加起来,大概每个月收入会在12000-15000元之间。”阚美童介绍。

“最高的时候,拿过15000元的月薪。”赵驹认为,虽然没有百万年薪那么高,但是作为一份职业,这样的收入也还可以。

“现在职业队伍对战,基本上以成年人为主,在18岁以上。而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大概是18-22岁之间,22周岁以后的选手也有,但非常少。”咸丰说,不过,多数职业选手在退役后不会离开游戏行业。

赵驹在20岁开始接触绝地求生这款游戏,取得了亚洲地区第四的名次,之后通过俱乐部联系,走上职业道路。而在当了一年职业选手之后,取得了两次全国冠军的他选择转型成电竞教练,“拿过冠军之后,我对这个游戏热情的程度降下去了,如果按照这种状态继续做职业选手,肯定是不行的。但我又想在这个圈子里留下来,就只能去做一些相关工作,衡量了一下我的特长,电竞教练比较适合我。”

权威部门今年年初提供的数据显示,去年我国电竞产业产值1130.5个亿,今年将突破1353.1个亿,电竞的岗位需求高达50万,未来五年电子竞技员人才需求量近200万人。